国务院扶贫办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已占去年外出务工总数的7643%

国务院扶贫办: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已占去年外出务工总数的76.43%

记者日前从国务院扶贫办了解到,全国各地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统筹推进疫情防控和脱贫攻坚工作,取得阶段性明显成效。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已超协议数拨付并继续增加。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扶贫车间、扶贫龙头企业、扶贫项目开工复工等工作进一步提速。

可以说,爱奇艺会计欺诈最严重的例子之一是其对“实物交换转授权”营收的夸大。“实物交换转授权”营收是由爱奇艺对其交易内容价值的内部估测所决定的。换句话说,爱奇艺的管理层可以为这些交易分配他们想要的任何价值,从而为管理层提供了一个可以很容易地夸大其营收的机会。根据一名参与内容获取的前爱奇艺员工提供的每集非独家授权剧集的最高估计价值,爱奇艺需要以所有中国制片公司制作的电视剧总集数的3.9倍和3.2倍的许可证进行交换,才能分别在2018年和2019年合理地达到其上报的“实物交换转授权”营收。

新爱体育(爱奇艺体育):夸大营收1.10亿美元

·上海爱奇艺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又名“上海爱奇艺”)

根据有关爱奇艺“热度指数”的一份报告,新发布的流行节目的典型趋势是首先大幅攀升,然后逐渐下降。而我们发现,在攀升期过后的几个月,观看人数最多的省份/自治区的排名模式始终如一,其中包括西藏等人口较少的地区。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2018年的报告,西藏只有147.8万居民。从逻辑上讲,西藏不应该出现在任何爱奇艺节目的前十名单中。

双重会员计划允许爱奇艺夸大收入并使“虚假现金蒸发”

·北京爱奇艺电影院线管理有限公司(又名“北京爱奇艺院线”)

我们的研究表明,早在2018年IPO(首次公开募股)上市之前,爱奇艺(NASDSAQ:IQ)就一直在欺诈,此后也一直都在继续欺诈。与其他许多在IPO时夸大数据的中国公司一样,爱奇艺的业务增长无法合理地证明其财务报表是真实的。我们估计爱奇艺将其2019年营收夸大了约80亿元人民币到130亿元人民币,即27%到44%。

两家中国广告公司向我们提供了爱奇艺后端系统的数据,这些数据显示,从2019年9月开始,爱奇艺的实际移动DAU比该公司在2019年10月宣称的1.75亿平均移动DAU低了60.3%。

我们还获得了自2015年以来爱奇艺所有VIE(可变利益实体)和WFOE(外商投资企业)的中国信用报告。我们发现,与爱奇艺的招股说明书相比,2015年、2016年和2017年该公司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上报的递延营收分别夸大了261.7%、165.5%和86.2%。递延营收是当客户为未来交付的服务预付费用时产生的资产负债表账户,而由于爱奇艺的订阅用户是预付费的,因此该公司的大部分营收都是递延营收的函数。这种IPO之前的数据夸大必然会导致爱奇艺的IPO后营收继续被夸大。

·上海中原网络有限公司(又名“上海中原”)

·爱奇艺影业(北京)有限公司(又名“爱奇艺影业”)

我们询问了他们是如何获得VIP权限的,结果如下所示:

在首次公开募股(IPO)前几年如此夸大其数字给爱奇艺带来了一个严重的问题:它必须公布越来越夸大的业绩,以弥补之前存在的欺诈行为,同时仍显示出增长态势,我们认为这是爱奇艺目前估值的唯一基础。爱奇艺财务数据中充斥着各种夸大收入方法的证据,其中许多都会导致回溯到其递延收入账户。

以下是Wolfpack做空爱奇艺的全文报告:

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已占去年外出务工总数的76.43%:各地党委政府在组织、发动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方面持续用力、精准发力,贫困劳动力外出务工进一步加快。截至3月27日(下同),25个省份已外出务工贫困劳动力2085.94万人,占去年外出务工总数的76.43%,较3月6日增加665.9万人,提高24.4个百分点。摸排出有外出务工意愿的561.65万人。2020年已外出务工贫困劳动力占去年人数超过90%的有7个省份:安徽、山东、福建、云南、山西、江西、重庆。

我们的调查表明,除了京东外,爱奇艺最常见的合作伙伴是发行信用卡的金融机构和移动电话网络提供商:

2.爱奇艺夸大收入:

爱奇艺的管理层没有提供关于双重会员的数量、通过这些合作伙伴关系带来的总会员百分比,或者爱奇艺在这些合作中的实际收入份额数据。爱奇艺的投资者关系代表告诉投资者,(爱奇艺)与京东的收入比例为50/50,但没有透露与其他合作伙伴的协议。

2019年10月至11月,我们对爱奇艺中国目标人群中的1563人进行了面对面的调查,结果发现大约31.9%的爱奇艺用户可以通过京东或小米电视等爱奇艺合作伙伴的会员资格访问其VIP内容。爱奇艺在总体上对双重会员进行了核算,这意味着该公司认列了全部收入,并将其合作伙伴的份额认列为费用,这使得爱奇艺可以在夸大营收的同时烧掉虚假现金。

驻村干部到岗率达到99.9%。28个省份2020年选派驻村工作队25.31万个,目前实际到岗25.28万个,较3月6日增加0.85万个,到岗率达到99.9%,除湖北省外其余27个省份驻村工作队均已全部到岗。选派驻村干部88.42万人,实际到岗87.76万人,较3月6日增加3万人,到岗率超过99%。共选派第一书记23.29万名,实际到岗23.23万名,较3月6日增加2.05万名,到岗率超过99%。

根据一位统计学家的分析,我们对京东双重会员展开的调查结果是一致的,并且具有统计学意义。来自548名有效爱奇艺付费用户的数据显示,平均有21.9%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的VIP会员是京东联合会员(也就是上文提及的“双重会员”)。此外,我们的调查结果发现,另有大约10%的爱奇艺VIP受访者表示,他们是通过其他双重会员计划获得的。加起来,北京、上海和广州地区的爱奇艺VIP双重会员总占比约为31.9%。

QuestMobile在2020年2月发布特别报告称,爱奇艺将其DAU数字夸大了至少42%。

在18年第三季度至19年第一季度,爱奇艺报告付费用户增加了1610万,平均订阅期从6个月增加到8个月。然而,爱奇艺的递延收入在同一时期下降了17%——这个数学矛盾表明,这些数字中至少有一个是虚构的。

自2015年以来,我们获得了所有爱奇艺VIE和WFOEs的中国信用报告,这些则是在岸运营实体列表:

爱奇艺通过夸大其对其新爱体育(爱奇艺体育)合资公司的所谓贡献,创造了约1.1亿美元的递延收入。

光伏扶贫电站发电收益资金到村14.49亿元:大部分省份已按新的文件要求,逐步调整光伏扶贫收益分配方式,利用发电收益增设公益岗位,吸纳贫困劳动力就地就业促进增收。中西部22个省份光伏扶贫电站发电收益资金到村14.49亿元,设置公益岗位53.69万个,吸纳贫困劳动力52.02万人就业,发放岗位工资金额3.10亿元。吸纳就业人数超过3万人的有7个省份:河南、河北、山西、湖北、甘肃、安徽、江西。

扶贫车间和扶贫龙头企业复工率分别达到了92.23%和95.29%:中西部22个省份有扶贫车间28447个,已复工26236个,复工率92.23%,较3月6日增加5849个、提高29.16个百分点。吸纳贫困人口就业30.25万人,较3月6日增加8.23万人、增幅37.38%。复工率超过95%的有9个省份:吉林、安徽、重庆、河南、江西、河北、陕西、湖南、广西。中西部22个省份有扶贫龙头企业28985个,已复工27621个,复工率95.29%,较3月6日增加2697个、提高13.96个百分点。吸纳贫困人口就业70.55万人。复工率超过95%的有13个省份:安徽、广西、海南、河南、江西、贵州、河北、黑龙江、重庆、四川、湖南、甘肃、陕西。

爱奇艺上报的“实物交换转授权”(barter sublicensing)营收意味着,该公司将2018年和2019年在中国制作的每一集电视剧分别以每集7.9万元和6.4万元人民币的价格进行交易。一名从事内容获取工作的前爱奇艺员工告诉我们,非独家授权剧集的价格通常为每集1000至5000元人民币,而热门剧集的最高价格为每集2万元人民币。

通过比较爱奇艺和武汉当代明诚的公开申报文件,我们得出结论,爱奇艺记录的递延收入是欺诈性的,实际上不存在非现金贡献。

2019年9月,我们从这两家广告公司提供的爱奇艺后端数据收集了中国19个一线城市同一周的4天(3个工作日和1个周末)的DAU数据,其平均移动DAU为2470万,详见下表:

爱奇艺表示,它收购了北京新爱体育传媒科技有限公司32%的股权,该合资公司由武汉当代明诚持有多数股权。爱奇艺声称,其32%的股权来自一笔7.96亿元人民币(约合1.15773亿美元)的投资。但是,当我们比较武汉当代明诚披露的持股和投资情况时,发现爱奇艺的股权只记录为3825万元人民币(约合560万美元)的现金投资。

我们的研究发现,来自三个独立来源的数据显示,爱奇艺将DAU(每日活跃用户)数据夸大了42%到60%。来自爱奇艺后端系统的数据与其声称的DAU数据互相矛盾。

人口如此之少的地区几乎不可能产生足够的有机流量,因此无法高居爱奇艺“热度指数”排行榜之上。我们认为,这种高度反常的模式表明,爱奇艺使用了一些方法来夸大其内容的收视率水平。

通过与相关方和其他合作伙伴交换广告购买、其他服务和会员收入佣金,爱奇艺可以很容易地夸大会员收入,同时提供一个烧掉“虚假现金”的渠道。

我们在中国最富裕的三个城市进行了面对面的调查:北京、上海和广州。我们的调查记者匹配了爱奇艺的目标用户群体:年龄在18-40岁之间,至少受过一定的大学教育的城市居民。我们确定了1563名符合爱奇艺目标用户的人。在这些人中,有613人拥有爱奇艺VIP权限。

在爱奇艺的财报电话会议中,管理层披露了几个具体的合作伙伴,如京东、携程和小米,以及其他某些类别的合作伙伴(如金融机构和移动网络公司),但没有透露这些合作伙伴的总数或他们的财务状况。然而,有关类似“2合1”会员优惠的详细信息很容易在网上找到。在2019年春季,京东推出了一项特别的“3合1”会员优惠:即京东Plus、爱奇艺、知乎的149元一年联合会员计划。

我们认为爱奇艺的管理层一定是歪曲了其付费用户数量、平均会员期限或两者兼而有之。

“实物交换转授权”营收是由爱奇艺对其交易内容价值的内部估测所决定的。换句话说,爱奇艺的管理层可以为这些交易分配他们想要的任何价值,从而为管理层提供了一个可以很容易地夸大其营收的机会,而显然爱奇艺确实利用了这个机会。

根据爱奇艺在2019年10月披露的平均移动DAU数据(1.75亿)以及一线城市DAU占比为35.6%的数据,我们预计爱奇艺在中国一线城市的DAU为6229万(1.75亿x35.6%)。但从广告公司提供的后端数据中,我们发现一线城市DAU只有2470万,比爱奇艺披露的数据低了60.3%。

爱奇艺声称的会员增长与实际递延收入下降相矛盾

爱奇艺2018年20-F文件显示,其投资中有7.6375亿元人民币是通过非现金出资进行的。从7.96亿元人民币的总投资额中扣除后,剩余的现金出资为人民币3225万元。这与武汉当代明诚文件中披露的新爱体育从爱奇艺获得的3825万元人民币的总投资非常接近。我们认为,600万元人民币的差额,是其他非现金投资的结果。

·北京爱奇艺科技有限公司(又名“北京爱奇艺”)

当汇总并与爱奇艺的F-1招股说明书进行比较时,我们发现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报告的递延收入分别被夸大了261.7%、165.5%和86.2%。

东西部扶贫协作资金已完成协议数的106.68%:东部9省市已向中西部扶贫协作地区拨付财政援助资金242.92亿元,完成协议数的106.68%,较3月6日增加30.85亿元,提高13.55个百分点。计划选派挂职干部1200人,已到岗1319人,到岗率109.92%,较3月6日增加493人,提高42.98个百分点。计划选派专业技术人才6746人,已到岗2348人,到岗率34.81%,较3月6日增加993人,提高16.19个百分点。

然而,最近针对一些爱奇艺热门节目的调查显示,西藏、海南、宁夏和内蒙古等人口稀少地区均跻身前十名:

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农历新年前10天,爱奇艺的平均移动DAU仅为1.262亿,而该公司宣称声称的平均移动DAU为1.8亿。QuestMobile报告还显示,在2019年至2020年中国农历新年期间,爱奇艺的DAU没有增长。

扶贫项目开工率达到了60.98%。中西部22个省份安排扶贫项目37.48万个,已开工项目22.86万个,开工率60.98%,较3月6日提高28.91个百分点。(总台央视记者 施韶宇 郑天皓)

爱奇艺将其用户人数夸大了大约42%到60%,从而夸大了营收。另外,爱奇艺还夸大了费用以及为内容、其他资产和收购交易支付的价格,目的是“烧”掉虚假的现金,向审计师和投资者隐瞒欺诈行为。

我们在中国的实地尽职调查发现,大约31.9%的爱奇艺用户通过与京东、小米、携程等合作伙伴合作访问其VIP内容。爱奇艺在总的基础上对双重会员进行核算,这意味着它记录了全部收入,并将其合作伙伴的份额记录为费用。我们认为,这是一种不恰当的核算双重会员身份的方法,它允许爱奇艺夸大其收入,同时烧掉“虚假现金”。

爱奇艺的递延收入被严重夸大,这进一步表明它夸大了自己的营收数据。递延收入是一种资产负债表账户,当客户为未来提供的服务预付费时,它(递延收入)应该出现在资产负债表上。由于爱奇艺的大多数客户都是预付费的,所以其收入就递延收入。

我们的分析发现,爱奇艺将2019年营收夸大了约80亿元人民币到130亿元人民币,即27%到44%。

1. 爱奇艺夸大了用户人数: